媒體中心

%E7%B4%85%E8%89%B2-Logo_jpg_edited.jpg

新聞稿

永遠名譽會長蕭楚基:減公務探訪 助監獄防疫

紅色-Logo_jpg.jpg

懲教署為了應對二○一九冠狀病毒疫情,自今年七月開始,暫停所有於公務探訪室內進行非緊急情況之公務探訪,以保障懲教人員、在囚人士及各持份者的安全。然而,日前竟有議員向署方投訴,指有關安排阻礙他們執行職務及剝削在囚人士向議員求助的權力。其實權衡輕重,現時防止疫情傳播,絕對比議員行駛探訪權力來得重要,畢竟人身安全,才是署方最重要的考慮因素。再者,其實議員如有必要進行公務探訪,仍可向署方提出申請,有關議員的投訴根本是無事生非。

今年七月,本港疫情漸趨嚴峻,懲教署遂暫停所有於公務探訪室內進行非緊急情況之公務探訪。署方當時作出該決定,除了因應當時本港的疫情發展外,更特別考慮到懲教院所的特殊環境。其實自疫情於全球蔓延,世界各地的監獄系統,先後發生大規模的在囚人士集體感染情況,嚴重影響懲教院所及公共醫療系統的運作,究其原因,實與懲教院所頻密的進出率有關。因此,署方啟動既定的醫療應變機制,採取一系列的防疫措施,避免在囚人士與外界人士接觸,實屬明智之舉。

然而,有議員竟因此發起聯署向懲教署施壓,投訴署方阻撓其公務探訪的申請。他們此舉其實是為了行使個人權力,而置懲教院所人員、在囚人士及各持份者的安全於不顧。現時香港的懲教院所仍未受到疫情侵襲,署方的防疫措施,實在居功至偉。本年九月,署方為全港約七千名在囚人士進行檢測,結果全為陰性。倘若署方根據有關議員所言,貿然恢復所有公務探訪,萬一有隱形傳播者將病毒傳染給在囚人士,在人流密度極高及封閉的院舍內,很容易造成大規模爆發,後果堪虞。

更重要的是,有關議員的投訴完全是子虛烏有。為何這麼說呢?因為懲教署回應有關議員的投訴時已明確指出,公務探訪人員如有必要進行公務探訪,仍可向署方提出申請,署方會按個別情況作出考慮。獲批的公務探訪會安排於防疫措施較佳的「親友探訪室」進行,因為這些探訪室的探訪窗格裝有玻璃,較「公務探訪室」房間的面對面接觸更能有效防疫。換言之,有關議員指控署方阻撓公務探訪之說,根本不成立,不禁令人懷疑,這也是他們常常誤導大眾的慣常伎倆。

即使議員未能進行公務探訪,就代表囚人士未能向外界申訴嗎?絕對不是。一般人可能有所不知,其實除了親友探訪或公務探訪外,在囚人士亦可隨時透過書信與外界通訊,亦可從多個投訴途徑作出申訴。因此,有關議員實不應將他們的公務探訪,吹捧成為在囚人士向外申訴的唯一途徑。相信社會公眾也不會這麼容易被誤導。

人命攸關,防疫為先,作為管理全港懲教院所的懲教署,保障轄下人員、在囚人士及其他持份者的人生安全,絕對應視為首要任務。因此署方暫停所有於公務探訪室內進行非緊急情況之公務探訪,實是明智以及必要之舉。希望提出不實指控的議員,能夠以院所內各持份者福祉為重,切勿為賺取政治資本,而玩弄政治伎倆。

香港太平紳士協會副會長
香港九龍城工商業聯會永遠名譽會長
蕭楚基先生BBS MH JP
原文轉載自《星島日報》、《巴士的報》2021年11月14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