媒體中心

%E7%B4%85%E8%89%B2-Logo_jpg_edited.jpg

新聞稿

永遠名譽會長蕭楚基:兒童院所專業監管要大幅加強

紅色-Logo_jpg.jpg

「香港保護兒童會」旗下的院舍「童樂居」上周被揭發虐兒事件,先後有七名員工被捕,令人震驚!

幼童因各方面的家庭或者社會因素需要在兒童院所留宿,他/她們依賴院方專業團隊的照顧,現在卻被施以不同的虐待,相信這些是長期發生的事件。幼童根本不懂得求助,院所團隊肩負照顧幼童的重責,現在卻為兒童帶來悲慘的童年,情何以堪!這事的確令人髮指!
  
我曾就此事向社工業界請教,業內資深人士認為,出現這樣專業失德的虐兒事件,相信和同工訓練及機構管理失當有關。
  
涉案者身為兒童院所的照顧職員,他們理論上應該盡心愛護及照顧兒童,但現實上樹大有枯枝,他們反而虐待無助的兒童。該事件不但出於涉案人士的偏差行為,亦根源於機構沒有為他/她們提供良好的專業訓練,以及沒有執行良好的管理及監察制度,終於導致少數照顧者出現極端的虐待兒童的偏差行為。
  
就着這一單荒誕的虐待兒童事件,我們覺得有關當局須切實跟進以下幾點:
1.機構方面為同工的培訓是否到位?有否充分培育照顧者的專業技能及責任?
  
2.機構管理層在督導及監察方面是否有重大過失而導致該事件的發生?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,是否有負責的同事專業失職?對先前已發生的事沒有察覺,更有甚者是視而不見,甚至有人故意欺上瞞下,令到虐待兒童的偏差行為愈演愈烈;及
  
3.該院所至少有七名員工涉及虐兒,已經是大規模的集體虐兒行動,在該院似是一個普遍的行為,亦顯示該機構管理廢弛的結果。社會福利署(社署)作為管理及督導機構,可有依章對該機構進行督導探訪及巡查?事件發生後,有甚麼跟進的工作及懲罰措施,以防止相類同的行為發生及惡化?
  
事發後社署署長梁松泰先生並未有露面,只作書面回應,簡單說署方對事件高度關注,並聽取機構匯報事件。我們認為社署對該事件不夠重視,這樣嚴重的事件,為何署長不親自出來回應呢?
  
「香港太平紳士協會」開會的時候,亦曾深入討論過這個問題。我們認為社署須提升相關行業的專業監管。當個別機構的管理出現嚴重缺失時,社署必須及早發現及矯正,如今「香港保護兒童會」東窗事發,執法部門除了應該針對犯法的人士調查及追責之外,更加重要的是政府應徹底研究問題,防止同類事件在其他院所發生,以及尋求根治之法。
  
「香港太平紳士協會」就此樂於提供協助。太平紳士本有巡視監獄的職責,而每次巡視監獄的時候,通常都有官守太平紳士和非官守的太平紳士一起巡查。去年年頭疫情期間,由於行政署欠缺官守太平紳士可以巡視監獄,我們民間的太平紳士都樂意額外參加以補不足,完成很多次監獄巡視。
  
如果兒童院所出現問題,政府加強監管其中的一個方向,可以研究是否考慮增加太平紳士去巡視兒童院所,希望既可以了解院所的管理情況,亦好像巡視監獄一樣,直接詢問院所內的兒童,有沒有受到不當的對待,如果有的話,可以馬上提供協助。
  
政府付出大量公帑,去支援這些兒童院所的營運,而當這些院所出現管理問題的時候,政府亦有責任去加強監管,快速解決問題。令到在院所生活的兒童,不會過一個不幸的童年。

香港太平紳士協會副會長
香港九龍城工商業聯會永遠名譽會長
蕭楚基先生BBS MH JP
原文轉載自《星島日報》2022年1月1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