媒體中心

%E7%B4%85%E8%89%B2-Logo_jpg_edited.jpg

新聞稿

名譽顧問梁毓偉:讓DSE考生安心備試

紅色-Logo_jpg.jpg

眾所周知,香港的文憑試是學生寒窗苦讀十數載最為關鍵的考驗之一,因個人染疫或社區爆疫而導致缺席、延期,甚至擱置一年考試,都會打亂考生升學或就業的計畫,尤其對本年度超過七千位自修生的影響更為深遠,因為自修生沒有校內成績作參考,無法申請評估缺席科目或卷別的等級。

過去兩年,因防疫工作相對穩健,以及錯開了疫情的波峰,能夠順利地舉行文憑試,然而無奈現時疫情嚴峻,染疫人數動輒過千上萬。現時十二至十九歲青少年第一針接種率雖已接近九成五,但傳播風險依然存在,稍一不慎,試場恐成疫區。若情況惡化,甚至可能要取消文憑試,以考生的校內成績作等級評估,令自修生成為最大輸家。

如何有序及安全地舉辦文憑試已成為一大難題,情況令本屆的考生及家長極為擔憂,恐防苦讀數年的準備因疫情而前功盡廢。坊間對於文憑試的關注點有以下數個:
第一,文憑試是否/應否如期在四月底舉行;
第二,會否設立特別考場予確診的考生應試;
第三,若不設立特別考場,確診考生是否就沒有應考的機會,只能按考生的校內表現評估成績。

設特別試場非第一次
對於以上問題,政府遲遲未有決定,令考生家長們都非常焦慮,網上甚至有腹黑者提出「主動染疫論」和「隱瞞病情闖試場」等所謂「良策妙計」,誘導無知者仿效。這些言論雖不可取,但仍反映出文憑試的重要性,以及考生對無法應考的愁緒,相信每一位學生及家長都能體會。我們大部分人都曾應考公開試,都知道這是學生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一次考試,特別對基層學生來說,更可說是決定命運的一次考試。學生努力準備數年,絕對不願因染疫而失去應考的機會,於情於理亦都不應該。相信若無妥善安排,可以預見考試期間將出現染疫考生鋌而走險、強行應考的情況。

早前,教育局表示正在探討設立特別試場予確診考生應考。事實上,去年局方亦曾在竹篙灣檢疫中心設立特別試場,讓檢疫考生考試。雖然當時只有數位隔離檢疫的考生,非為確診者,但設立特別試場予染疫考生亦不是破天荒的做法,韓國及台灣地區的公開試都有例子可循。當然,兩地的公開試歷時短,較容易安排,韓國只考一天,台灣地區則為三天,而香港需時三星期。考慮到傳播風險,如要設立特別試場,或需統一安排確診考生入住隔離或檢疫營並在營內應考。這就需要政府多個部門積極協調、妥善管理和提供清晰的指引安排,更需學校、監考員、考生乃至家長們的合作,令每位考生都可「願考盡考」。

大量考生染疫會否腰斬?
另外,若然疫情反彈,或在考試的三星期期間有大量考生染疫,屆時是否需中途腰斬考試,或是有沒有足夠人手及隔離設施予染疫考生繼續應考亦會是大難題,這都是局方做決定時必須考慮的因素。

這就回到前文提出的三個關注,我們應該在疫情的哪一個階段,才能以公平為原則、以考生利益為本,讓每一位考生都能安全地應考,同時能安排足夠的設施及人手設立特別試場,讓小部分不幸染疫的考生有繼續應考的機會。

這一條難題,希望局方早日解出答案,局方更是要「早決定、早公布」,讓考生早點安心,不用再望天打卦,可以全心備試,考出好成績。

香港青年聯會主席
香港九龍城工商業聯會名譽顧問兼副會長
梁毓偉太平紳士
原文轉載自《星島日報》2022年4月5日